Banner
豆奶老司机App
This is my site Written by admin on 2021年10月28日 – 上午1:50

“简直粗鄙不堪!”

唐装老者紧皱着眉头,对于夏天的观感简直差到了极点:“你跟你师傅张明佗一样,完不堪造就。”

“堪不堪造就,这个你说了不算。”夏天撇了撇嘴:“你的年纪比我大师傅大多了,但是修为却低了好几个档次,到底谁不堪造就?”

“简直胡说八道!”

唐装老者像是被踩到了痛脚一样,怒叱道:“张明佗那是杀人狂魔,如若不是我等遵守约定,不踏出南疆半步,他岂能逍遥到现在!”

夏天笑嘻嘻地回答道:“我大师傅能离开南疆,你们却不能,所以说你们还真是废物。”

“你放肆!”

“竟敢对大医师无理!”

“唐老,此等恶人,还是直接杀了算了。”

“不错,张明佗欠下的血债,正该由他弟子来还!”

跟在唐装老者身后的那些人纷纷鼓动了起来,只是却没有一个人真的敢对夏天动手,说他们是废物半点也不为过。

“行了,我南疆医界,可不是携私报仇的龌龊之地。”

记忆中的你是什么样子

唐装老者也不蠢,他虽然自觉有杀了夏天的能力,但是也不想徒然将仇恨拉倒自己身上,于是淡淡地说道:“夏天,你师傅的事情,先放一边。还是先说说眼下这事,你们打算如何收场?”

阿九被这老头的话给气笑了,冲唐装老者道:“你这话问错人了吧。难道我们做错了什么?被人无缘无故针对了,如果我们只是两个普通人的话,那现在已经死了,你不去诘问这些人,却反过来问我们该如何收场,不是有些太失偏颇了?”

“他们出手,自有分寸,肯定不会出人命。”唐装老者淡淡地瞥了阿九一眼,冷声道:“但你们却真的闹出了人命,难道不该为此事负责?”

“毒镖毒雾都招呼上了,还叫有分寸?”阿九颇有些无语,进一步戳破这些人的伪善:“我记得,不久前这些人还喊着平江双煞,人人得而诛之,怎么现在真死了,你们又都做起好人来了?”

“好。”

唐装老者强忍下心中火气,继续扮演着公平公正的大医师形象,缓声说道:“平江双煞这个也不提了,他们确实罪有应得,杀了也无罪。那梁老板怎么说,他难道也曾害了你们?”

“这……”阿九这倒不知道怎么反驳了,梁济民虽然纵容平江双煞藏在了酒楼中,但还真说不好是故意的还是真的不知道。

“九丫头,你用不着纠结。”夏天漫不经心地打了个呵欠,“那个叫梁什么的白痴,也是罪有应得,把他变成狗,已经是便宜他了。你要是觉得变成狗不好,那就把他变成猪好了。”

“哼!”唐装老者瞬间就怒了,叱喝道:“夏天,你未免也太猖狂了,医术那是治病救人用的,绝不是像你这样拿来戏弄人命的!”

“我就是在救他啊。”夏天笑嘻嘻地回答道:“变成这样,他才能活下去,不然的话,他肯定会死在你们手上的。”

“汪汪汪!”梁济民这时候适时发出了几声悲愤的咆哮,他堂堂古源楼酒楼的老板,居然被变成了一条狗,何其屈辱。

夏天冷冷地瞥了一眼:“再瞎叫,信不信我把你变成死狗?”

梁济民瞬间吓得浑身发抖,噤若寒蝉。

“梁老板怎么就罪有应得了,你倒是说给老夫听听?”唐装老者满脸怒容,冲夏天反问道。

夏天随口解释道:“他跟这对什么平江双煞是一伙的,你们连这种小事也看不出来吗?”

“越说越离谱!”边上立即有人反驳道:“梁老板可是蛊地的老人,经营这家酒楼多少年了,日进斗金,为什么要跟两个大盗扯上关系,他又不傻。”

“他是不傻,是你们傻。”夏天摇了摇头,虽然本来对这些人的智商就没抱期望,没想到还是高估了。

阿九冲夏天递了个眼神,说道:“你还是跟他们摊开说吧,不然扯一天,他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”

“其实很简单。”夏天随口解释起来:“这里就是平江双煞的老巢,这个梁老板确实就是他们的老板,既是他们真身份的老板,也是他们假身份的老板。他们偷的东西,基本上部都给了这狗东西了。”

这段话里信息量有些爆炸,不少人都听懵了,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,甚至都忘了反驳夏天了。

“你觉得你这种胡话能骗得了谁?”唐装老者自然是不信的,冷声说道:“梁老板是什么人,我们不比你清楚。说得倒是有模有样,好像你亲眼见过一般。”

“这种事情不需要亲眼见过,有脑子的看看就能知道了。”夏天撇了撇嘴,抬眼看着唐装老者:“老头儿,你当然是看不出来的,因为你也没脑子。”

唐装老者冷笑道:“无凭无据,你说是真的就是真的?”

“谁说没有证据。”夏天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我说的话就是证据,而且是铁板钉钉的证据。”

“可笑之极。”唐装老者不想再听下去了,正声道:“老夫没空在这里听你讲故事,如果你没有别的证据,那就再加一条诽谤,到时候一并清算。”

夏天有些不爽了,瞪着唐装老者:“老头儿,你也欠揍了是吧。”

“别闹,他们不是要证据吗,那就给他们开开眼。”阿九握住了夏天的手,她了解夏天,从来不会说大话,既然他这么说了,那肯定就是事实。

夏天撇撇嘴,看在阿九的份上,先放这唐装老者一马,蓦地指间亮出银针,隔空对着不远处扎了一针。

“隔空施针?”唐装老者眼睛微微眯了起来,悄悄敛藏着眸底的惊愕,心里暗中起了其他的盘算。

很快,刚才被踹晕了的女服务员清醒地过来,立即跑进了酒楼,先是看到了店小二的尸体,顿时悲痛欲绝:“平哥,平哥,是谁杀了你!我要替你报仇!”

接着看到了趴在地上的梁济民,蓦地冲了过去:“老板,你怎么了,你知不知道是谁杀了平哥?”

梁济民别开身体,不敢跟女服务员对视。

只是女服务员却急了,上前抱住了梁济民:“姓梁的,你躲什么,平哥死了,我只想替他报仇。我们偷的医学秘藉、宗门秘宝,都可以给你,分成我也不要了。只要你替我报仇!”

“汪汪汪!”梁济民觉得这个女人简直蠢到家了,张嘴想让他滚,发出来的仍旧是狗叫。

女服务员愣了一下,接着狂笑了起来:“哈哈,梁济民啊梁济民,你也有今天,你以前克扣我和平哥的钱,又逼我们不停地去偷窃,真是狗一样的东西,想不到真的变成狗了,哈哈哈……”

笑着笑着,又哭了起来:“平哥,平哥,你怎么死了呢。是谁杀了你,告诉我啊!我替你报仇!”

这女服务员虽然状态有些疯魔了,说话也巅三倒四,但是大堂中的众人还是都听出了端倪。

梁济民确实是平江双煞的老板,而且这对医界的雌雄大盗,就是他从小培养出来的,偷来的医学秘藉、秘宝,也都经由他的手销赃出去。

这下子,众人都陷入了难言的尴尬之中。

梁济民也吓得魂不守舍,眼中露出怨毒的神色,蓦地张嘴咬住了那女服务员的脖子,三两下就把她给咬死了,比真正的疯狗还狠。

咬完之后,他也彻底疯了,冲着夏天和阿九便冲了过去。

他就算是身败名裂,就是死,也要拖着这对狗男女陪葬!

“嘭!”

“敢对我和九丫头出手,想死了是吧。”夏天从来不惯着这种白痴,只一脚便将他踹飞了,随即弹射出两道灵气,没入梁济民的身体里:“不对,我要你生不如死!”

“啊——”

梁济民的嗓子终于恢复了,可惜发出的第一个词却是惨叫声,因为他感觉身体内外,每一寸皮肤,每一节脏腑……都在痛,好像有无数的刀子在切割他、捅刺他,更诡异的是他发现自己越来越敏感,对痛楚的感受也成倍地提升,哪怕是轻轻呼吸也会痛得无法忍受。

然而,他既然不疼晕过去,更不会直接痛死,因为时间在他身上的流逝好像也变慢了。

唐装老者听见梁济民的惨叫,再也无法忍受,蓦地振身而起,戳手指着夏天:“简直毫无人性!你这样的人,根本不配行医,老夫代表南疆医界,将你开除医藉,从此以后,你不准在行医。”

“老头儿,你在搞笑吧?”夏天仍旧一副浑不在意的表情,像是听了一句不好笑的笑话:“我能不能行医,关你屁事。我又没加入你们那个什么医界,你管不着我,也没有资格管我。”

“那你便试试看!”唐装老者面色骤冷,无比阴沉地警告起来:“老夫可是蜀中唐门的长老,更是名动南疆六省的医界宗师,你若再敢行医,自然会有人废了你的手脚,勿谓言之不预!”

“唐门?”阿九微微皱起了眉头,这个家族确实历史悠久,而且有着众多匪夷所思的传说,确实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势力。

夏天对这老头的话嗤之以鼻,不屑地说道:“什么唐门啊、南疆啊、医界啊,在我眼里就是个屁,对我构不成半毛钱的威胁,老头儿,你要是有时间还是多喝点粥,然后清心寡欲,一大把年纪了就别玩女人了,当心猝死。”

Posted in  
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