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nner
麻豆传媒在哪里应聘
This is my site Written by admin on 2021年10月26日 – 下午8:40

四月之后。

清雷隐隐,穹窿阵阵,时时有无量紫气,仿佛巨石,节节漱落;又有清霜冷雾,流光耀采,呈现斑斓之象,有一搭没一搭的坠落在山谷之中。将一方翠谷,映照得愈发明媚动人,好似有了性灵生机。

这已非是名为“结丹”、其实只是预热温养的前数十日功夫步骤;而是正式凝结玄种,运转成丹时所显的征兆。

归无咎、秦梦霖目视前方,全神贯注,保持如此姿态,已有十一个时辰另三刻钟。

功行到了这一步,古往今来,不过寥寥数人而已。

但归无咎二人目光中,依旧流动着清楚可辨的殷殷期盼之意。

秦梦霖忽然一笑,道:“玄种,玄术,皆是一时无两。无咎你大可放心便是。”

归无咎缓缓点头,旋即又一声叹息,道:“你所备下这二法,甚是周全,我自然是放心的。只是她所修之功法,是否到了那一步……”

休看秦梦霖对于黄希音甚是严厉,但是对于她的道途履历,用心处并不在归无咎之下。

其一,黄希音所用玄种,便是阴阳道中珍宝,一件号称“七叶末拾花”的奇物。当年秦梦霖破境金丹,便是以此物为玄种。

这“七叶末拾花”与归无咎得之于幽寰宗的至高玄种相较,严苛而论是略逊一些;但若用途得当,却有“半壁而尽全功”之妙,不亚于归无咎所用之玄种。

之所以说是“半壁”,是因为此花之固本壮基、底力烘托,远不若幽寰宗至高玄种。若是天资道行未臻至境,那自然是幽寰宗玄种效用更佳。

清纯绝世美女旅游唯美写真

譬如当年的杜念莎,若非得至高玄种推了一推,便极难在九周半山,臻至圆满前的最后一步。

而“七叶末拾花”却无此功效。

但是另一方面,此花之契合天心人意,指要勾玄,纯之又纯,却又不在幽寰宗至高玄种之下。换言之,若借用此物之人本身根基坚实得无以复加,补不胜补,那么此玄种较之那至高玄种,却也并不逊色多少。

其二者,便是黄希音今朝结丹,是携了一门法诀去的。

归无咎结丹之时,敢于耐心等候一十二个时辰,待玄种杂质尽去,而不虞那一丝微末感应丢失,其中大半功劳,便是倚仗了魔道中的感应精微之法。

当时归无咎便曾想到,若是解决了道魔双修的难关,这一门秘法却可以当做自创的丹法秘诀传承下去。

只是现在他境界尚浅,远不足以支撑他走出这一步;相应的,黄希音亦并未修习任何魔道功法。

而秦梦霖当初之倚仗,却是另外一种一次性的秘宝。此时在阴阳界中,也寻不到第二件了。

秦梦霖与归无咎有虚丹相合之缘,自然明了归无咎当初结丹之故事。所以禀明其师阴阳道主,将这一法诀精义提炼出来,仿其神髓,另外单独创制一种法门,颇得感同精微之妙——这便是秦梦霖所言的“玄术”。

换言之,当年归无咎所虑提炼法诀之事,已由阴阳道主提前完成了。

二人静静等候。

其实归无咎心中早已做好准备。

在这最后的一刻钟内,眼前的天地异象随时有可能消失。所谓求全则毁,哪怕未得足数,黄希音如今所成之丹,也已经完全超过了所谓“一品”之界限,较之前代诸位天尊大能,亦要大大胜过。

今后道途,未必会有所欠缺。

哪怕是同辈中人,诸如玉离子、御孤乘辈,归无咎却不信其与自己一般,成就了无垢虚丹之形。但是这也并不妨碍当前阶段,彼此等量齐观。

时间缓缓流逝。

终于,直到这一刻钟完全走尽,随着一声极响亮的雷声绽放,天地之间,这才异象顿收,改换新颜。

归无咎与秦梦霖对视一眼,神色中欢喜之余,又有一丝意外。

……

山谷之中。

黄希音盘膝而坐,肌肤润泽无双,俨然出浴未久;而眉目神采之中,浮现出一丝惊喜和不敢置信。

炼体纯熟,神气两分;抱圆守中,金丹大成。

刚才的经历,可谓玄妙之极。

玄种与己契合,不亚于至高玄种;玄术肖法魔门,亦在最后关头,为她感悟精微,提供了莫大臂助。这两大利器,完美了达成了其固有使命。

但黄希音心中却知——

自己距离玄种尽燃一十二个时辰的大无暇、大圆满,依旧当有一丝缝隙才是。

这一丝缝隙,出现在所修功法上。

黄希音入道见志,用的是越衡宗《九元书》。

正式修炼之后,凭借归无咎为其采撷的百家隐宗八部经典、圣教祖庭之根本秘典,以及涉猎自越衡宗、辰阳剑山、藏象宗、幽寰宗的神妙法诀,以天眷麒麟儿的“利则广纳、弊则迁化”之通玄妙笔,以及《念剑演化图》的反向摘取辩证之功,三十六隅返归于一,成立自家道途。

论气魄之大,潜力之足,不亚于归无咎、秦梦霖、轩辕怀、御孤乘等任意一人。

只可惜,若单论一个“纯”子,此法毕竟是一人之功,任你如何惊艳绝世,终究比不得九宗浸淫传承数百万载道术之规整无暇,极天下之工。

因此功法所限,到了最后十余息时,黄希音敏锐的察觉到:若不立即收束丹果,这一丝感应,便要失去。

距离真正极限,尚有十余息之微差。

黄希音也是心意无碍、破去执念之人,当即舍了求全之心,便要一点丹成。

但就在这一瞬,异变忽生。

这一件本命宝胎,经那莫名墨珠点化、产生异变的先天伴麟石,忽而光明大放,似乎穿越时空定序,帮助自己硬生生的“锁住”了十余息时间,一直坚持到十二时辰圆满、一切杂质尽消。

本命宝胎,本来是结丹大功告成之后,缔结本命法宝所用;想不到竟在黄希音结丹之一瞬,提供了特别的助力。

黄希音凝神望之,只觉彼此间缘分绵绵若存,有余不尽。

这一份喜悦之意未消,眼前情境忽然恍惚一变。己身所处,已在一处万紫千红的花海之中,雾霭朦胧,如真似幻。而面前的“先天伴麟石”,宝光旋散旋起,一眨眼的功夫,已化作一个人形。

一个年方十六七的妙龄女子,身裹一件七色肚兜,精赤双臂,长发披肩。观其面目神韵,似乎与黄希音有五分相似,但深邃悠远、余味无穷,又远远过之。

这妙龄女子忽起朱唇,笑言道:“我今助你一臂之力,你如何谢我?”

黄希音面容出奇镇定。对于来者何人、因何出现在此地不置一词,旋即答道:“今日因果,定有回报。”

妙龄女子淡然一笑,摇头道:“你道途成立,采撷诸家法诀,皆得自尔师归无咎。可是迄今为止,却也未见你对他有什么报答。所以你之所言,能否采信,可难说得紧。”

黄希音闻言一怔。

这一句话,宛若奇峰突起,正中黄希音的心坎里。

其实以黄希音的明慧之心,对于两件事分得极清。

一来,她内心中秉持之道,是一种无我独行之霸道,以成就天下无双为己任;二来,她的入道之缘,成长步骤,皆是得了恩师归无咎之助,才有一身浑厚根基。人非草木,孰能无情;报恩之心,自非无有。

偏偏她修为也好、修道资源也罢,尽在归无咎笼罩之下,难以逾越分毫。若说能够帮助其师的,唯有自家道途的对证借鉴法门。但饶是这一条,也当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。

若是换作旁人,其实构不成丝毫阻碍。将来长成之后,再报师恩,也就是了。

但黄希音却与常人不同。在她一方面享受归无咎为她带来的种种好处之时,另一方面,本性之中峥嵘难改,时时如好斗的小公鸡一般冒出头来,颇为刺人。黄希音时时思之,亦觉赧然;间或心意稍有不谐。

但这一种心念,是她性命道途之所系,断然不容更改。指望她变成百依百顺的性子,那是决然不成的。

念及此,黄希音不由脱口而出道:“如之奈何?”

妙龄女子笑言道:“你虽然天资聪慧,但毕竟身在洪流之中,未见大道之真。你虽受令师之恩,却未必需要还报尔师,才算圆了因果。一水之上,众波相随;若能灯火相传,扶危济难,点化众生。尔所受之因亦如波而去,相应增减。若如是,生灭之业力,与直接还报尔师相同。我今日助你一助,你亦可以此法还报。”

“当然,一切皆随你心意,无有半分勉强。”

黄希音若有所悟。

就在此时,这一方幻境骤然消失,那妙龄女子,亦消失不见。

这一尊“先天伴麟石”,忽而化作流光,钻入黄希音丹田之中。

黄希音略一恍惚,这才明悟——

本命法宝,初炼之功已成。

此石在黄希音丹田之中,化作一尊人像,似乎十分模糊,又似乎十分清晰;与黄希音自己,又在似是似非之间。

黄希音不由大讶。

此本命法宝之形象,分明暗合了自己本命神通的路数。观想剑心人像,皆此宝施展,却可事半功倍。

Posted in  

标签: